丁俊晖:我一直在为赢得世锦赛冠军努力准备

丁俊晖:我一直在为赢得世锦赛冠军努力准备

4月1日,丁俊晖迎来35岁的生日。他正在英国自己创建的丁俊晖斯诺克学院努力练球,为世锦赛资格赛做准备。

丁俊晖在训练中

这一切都有些陌生。 丁俊晖早已习惯在每年新赛季的开端——中国公开赛过生日,伴随他的是现场球迷的掌声和祝福,而他更习惯以种子选手身份在克鲁斯堡剧院直接开启世锦赛征程。

2016年斯诺克世锦赛丁俊晖获得亚军

上一次丁俊晖经历世锦赛资格赛的考验,还要追溯到2016年。在那个状态不佳的赛季,他恰恰在世锦赛找回手感,一路闯入决赛,虽然最终遗憾负于塞尔比获得亚军,但这样从低谷中崛起的经验,恰恰是如今的丁俊晖最需要的。 “世锦赛对每个斯诺克球员都很重要,我一直在为赢得世锦赛冠军努力准备,也期待这一天的到来。”丁俊晖接受人民日报体育专访时对世锦赛充满憧憬。 他也坦言,打资格赛对目前的自己不算坏事,“可以让我用比赛训练自己,快速进入比赛状态。希望我可以在这届世锦赛取得让自己满意的成绩。” 在这个格外艰难的赛季,丁俊晖经历了职业生涯的“至暗时刻”。但他对斯诺克的热爱并未消退,对世锦赛冠军奖杯的追逐依然让他动力十足,“希望可以更加放松地去享受比赛”。 暂时的低潮并没有磨灭他的信念,“本就从低谷而来,又怎么会惧怕黎明前的阴霾呢?”他也用近期表现证明状态的复苏。 去年八月,丁俊晖孤身回到英国开启新赛季,孤单和彷徨让他失去了对比赛的专注,一连串的失利更在打击着他的信心。

丁俊晖的个人社交账号置顶内容还是去年与女儿的告别

英锦赛第二轮出局后,由于扣除两年前夺冠的奖金积分,丁俊晖的世界排名骤降,失去了只有世界排名前16选手才能参加的大师赛参赛资格,这是他2006年后首次缺席大师赛。 更尴尬的是,他自2020年北爱尔兰公开赛以来,14次对阵世界前十六选手均以失利告终。直到2022年3月的土耳其公开赛战胜凯伦·威尔逊,才将连败终止。 “刚来到英国时状态确实不太好。”丁俊晖回顾赛季初期,也感慨这两年心理上都承担了比较大的压力,“很多时候没有做好赢得比赛的准备,但又很想赢,就造成心理上非常大的负担。” 对于职业生涯颇为漫长的斯诺克运动员,状态的起伏、成绩的起落都是常态。从天才少年成长为中国斯诺克领军人物,丁俊晖的职业之路当然并不是一帆风顺,但本赛季的成绩下滑还是让他遭受巨大质疑。

丁俊晖2021年底在个人社交账号发布年度总结视频,记录下曾经的荣耀,更盘点了苦涩的失利,但他依然带着勇气和信心迎接2022年

“我从不认为自己会一直处于低谷。我相信,我会努力找回最好的自己。”从低谷中爬起,当然不是口头说说,这凝聚在每一天在球房的默默苦练。 2020年在谢菲尔德创办丁俊晖斯诺克学院,他的初衷就是在英国拥有自由练球的空间。每天从早上10点到晚上7点,他让自己彻底沉浸到斯诺克世界中,用手中球杆证明自己。 今年年初,太太带着女儿来到英国陪伴,也让丁俊晖的心沉静下来。“家人的贴心照顾和心理安慰,让我可以心无旁骛地训练,及时调整压力。” 土耳其公开赛四强、直布罗陀公开赛八强,丁俊晖也表示对自己近期赛场表现比较满意,“虽然也经历了失败,但在我调整状态的过程中,已经非常尽力去打所有比赛。比赛过程也比较放松,没有赛季初那么多紧迫感和无力感。” 丁俊晖在土耳其公开赛不但终结了对世界前十六的连败,更打出了7杆破百,其中连续三轮比赛打出2杆破百,连续得分能力显著回升,这都为他的此次世锦赛之旅积累了信心。

丁俊晖在土耳其公开赛晋级四强,这是他自2019年英锦赛后首次跻身排名赛半决赛

丁俊晖迎来复苏,而中国斯诺克军团更迎来集体突破。本赛季赵心童斩获英锦赛冠军,时隔56天又在德国大师赛决赛战胜好友颜丙涛夺冠,成为斯诺克历史拿到排名赛首冠后,最短时间赢得排名赛第二冠的选手;“00后”小将范争一则在欧洲大师赛“一黑到底”,用决赛击败奥沙利文的惊艳表现斩获排名赛首冠。 “看到他们每一次取得出色的成绩,我都打从心眼里开心和祝贺,也希望能有更多人认识他们、了解他们。”丁俊晖笑着说,“当然,他们的好成绩其实也在给我解压,让我能更加放松地去应对自己的比赛。”

丁俊晖在赵心童和范争一夺冠后都在个人社交账号向他们表示祝贺

“我们中国球员训练得更加刻苦努力,我们不比任何人差。”丁俊晖语气坚定,“我一直相信斯诺克的未来一定在中国。” 35岁生日将在训练中度过,但女儿暖暖的一句“爸爸,生日快乐”就可以让丁俊晖充满斗志。“家人给我的支持、帮助和陪伴是不可替代的。”丁俊晖感慨,“未来我希望可以平衡好自己的时间和精力,在照顾家人和打好比赛同时,能够更好地去宣传和推广斯诺克这项运动。” 4月11日,丁俊晖将迎来世锦赛资格赛首秀。专注和热爱还在,拼搏与梦想仍存,35岁的他,握紧手中球杆,期待找回最好的自己。